四十一










  春儿回到家里,这一晚上睡的很不踏实,白天检阅民兵的场面,还在眼前转,耳朵里不断喊口令的声音。她感到屋子里有些闷热,盛不下她,她不知道,是一种要求战斗的情绪,冲激着她的血液,在年轻的身体里流转。

  她听见街上有狗叫,有马蹄的声音,有队伍集合的号令。

  她坐了起来。

  有人拍打门。她穿上衣服出来,从篱笆缝儿里看见芒种拉着一匹马,马用前蹄急躁的顿着地面。

  她赶紧开开门,问:

  “黑更半夜,什么事?”

  “司令部要转移了,”芒种说,“明天早晨这里就有战斗!”

  “我们哩?”春儿说,“我们妇女自卫队怎么配合?”

  “部队已经和地方上开过会,区上会来领导你们,你早一点准备一下吧,我要回城里去了。”

  “你快去吧!”春儿说,“明天,我们战场上见吧!”

  芒种跳上马走了,队伍从村子的各个街口上开出来,像一条条黑色的线,到村西大场院里去集合。

  队伍的前边都有一个老乡带路,农民们像打早起、走夜道一样,轻轻咳嗽着,又要摸出火镰来抽烟,叫战士们小声止住了。

  “对!”农民把烟袋又掖在腰里,“那兔崽子们有千里眼!”

  听见响动,老百姓都起来了,大人一穿衣服,小孩子也跟着爬起来。家里住着队伍的,男女老少都送到村外来。一路上,话语不断:

  “同志们,你们在我这里住了一程子,茅草房舍,什么也不方便,好在咱们是一家人,这没说的。你们再走到这里,千万不要忘了我,一定到家里落个脚儿。咱家里没有别的吧,可喝个开水儿,吃个高粱饼子呀,你们又不嫌弃!”

  “大伯,我们一定来。”战士们小声说,“大伯回去睡觉吧,天还早哩!”

  “你们出兵打仗多么辛苦,我缺那么一会儿觉睡呀?”大伯说,“这一程子,别的倒没什么,就是你大娘嘴碎一点,小孩子好发废,你们没得安生!”

  “大娘心眼儿很好,”战士们说,“小兄弟也叫人喜欢,好好叫他上学呀!”

  “反正得供给供给。”大伯笑着说,“赶上这个年月,还能不叫他上上学?长大了,也叫他出去,和你们一样打日本!”“等不到他长大,我们就把日本打跑了!”战士们笑着说。

  一直送到场院里,站好了队形,大伯还不断猫着腰跑过去,和战士们小声说话儿,说两句就赶紧退回来。大娘也赶了来,着急百赖的在一个战士手里塞上了一个热糊糊的大鸡蛋!

  “拿着吧!”大娘喘着气儿说,“光着急,怕你们走了,也不知道煮熟了没有,你们趁热儿快吃了吧!”

  队伍前面,民运科长正说损失了老乡的什么东西,要折价赔偿的事。一个战士说:

  “大娘,我们不是给你打了一个小玻璃盆儿吗?我去领钱!”

  “快别寒伧!”大娘小声说,“就当你小兄弟打了。”“老乡们,肃静一些吧,”作战科长讲话了,“过去,我们转移的时候,总是不言一声的就走了,使得老乡们惊惶,并且对我们不满。现在我把今天的情况简单分析一下,叫老乡们有个准备。敌人从保定、河间出动,沧石线上也增加了一些兵力。主要的是保定出来的这一股,已经侵占了我们的博野、蠡县、安国三座县城,有向沙河以南地区侵犯的企图。现在沙河和滹沱河里都没有水。我们一定能打退敌人的进犯,可是开头一两天,我们得先和他绕绕圈子,比比脚步!老乡们应该听区上和自卫队的指挥。坚壁东西呀,转移呀,帮助军队打仗呀,地方上都有布置。老乡们,我们再见吧,过几天,我们一同庆贺胜利吧!”

  队伍分成两路出发了,全村的老百姓,站在堤坡上,直到最后的一个战士也隐没不见,才回到家去,作战斗的准备。

  春儿回到家里,往灯盏里添了些油,小灯立时亮了。她开开小柜,把几件衣服和一匹没织完的布包起来,藏在挖好的一个洞里;把纺车埋在柴草堆里,把粮食装好,背到野外麦地里藏了。看看屋里没有什么要紧的东西,才松了一口气,坐在炕上,她守着灯,整理好她的枪枝手榴弹,把干粮装在背包里,披挂好就去集合她的人了。

  军队在急行军,他们脚步轻快,带着饱满的战斗的力量。他们在黎明前要绕到敌人的后面去。在延绵曲折的道沟里,他们像雨季的河水,震荡着平原。他们通过村庄,换过向导,绕过枣树林,绕过大壕坑。田野里雾气很重,北斗星低垂着,好像再走几步,就可以抓到它的柄子一样。

  高庆山的支队,奉命从县城开到五龙堂一带村庄驻扎,他接受了战斗的任务。

  指挥部就设在他家有战斗历史的小屋里,他的父亲和女人都到街里工作去了。在小屋里,他召集区委同志们开了一个会。区委同志们的意见,希望高支队能在这里打一个硬仗,长长抗日的威风。他们说,这样一来,地方上的工作就更好做了。

  高庆山说明:目前的形势,还是敌强我弱。我们只能选择有利的时机,打击敌人,在战争的锻炼里,壮大自己的力量。用逐渐的由小到大的胜利,来保持和发扬军民的战斗情绪。他说,“拿句地方上的土话做比方,我们的战略是:‘老虎捡蚂蚱墩儿,碎拾掇!’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