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










  结果,闹了半天,谁也没有去告谁。俗儿的爹老蒋听见街上吵吵,放下酒壶跑出来,骂了俗儿几句,俗儿不听他,和他一对一句的骂。老蒋没法,就跑过去劝田大瞎子:

  “村长,别和她小人儿们一样,看在我们的交情上!”

  “我还是什么村长呀!”田大瞎子跺着脚说,“我鸡狗不如!”

  “到什么时候,你老人家也是一村之长,”老蒋推着田大瞎子往回走,“别人不尊服你,我尊服你!”

  田大瞎子叹了一口气,也就顺坡下驴,歪歪斜料的家去了。他心里明白:到县里去,吉凶未卜。虽说自家的儿媳妇是个委员,可也不见得就和他一个鼻孔出气儿。现在全县的大拿是高庆山,那明明是他十年以前的活对头。更要紧的是,俗儿的男人是高疤,眼下是个团长,这家伙,心毒手黑,不能得罪他。想来想去,不免又想到张阴梧亲家在时,自己在地面上的威风;儿子走了这些日子,也不知道在南边弄上了个事由儿没有。莫非真的就从此大势已去,江山难保吗?他低下头去。

  老蒋把他扶到家里,坐在炕上,劝说:

  “村长,不要这样。我回到家里,得好好把那小妮子教训教训。她人大心大,眼里连我也没有了。等我们姑爷回来,我叫他管管她吧!”

  田大瞎子一猛抬起头来说:

  “真的哩!那天我求你请高团长,有空到舍下坐坐,你对他说了没有啊?”

  “说了,早就说过了!”老蒋说,“他也答应了,就赶上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个高庆山,当了什么支队长,半路里添了个婆婆,调到城关,他什么也不能自由了!”

  田大瞎子眨巴着眼说:

  “说也怪,高团长平日那样心高志大,怎么就服他们的辖管?队伍是谁带起来,还不是他一人的功劳?高庆山是什么人?原不过是五龙堂堤坡上的一个野小子,那年闯祸逃跑,不知道在哪里要了几年饭回来,冒充红军,既不烧柴,又不下米,人家做熟了饭,端碗就盛,也不嫌个寒伧?要是我啊,说下黄天表来,也不叫他们收编,动硬的,自己有枪有人,拉到哪里,也有官儿做,反受这帮穷小子们宰制?我说老蒋!咱们多年不错,你的亲戚,就是我的亲戚,你好了,我也能沾光。等高团长回来,你该把这理儿和他念叨念叨。也不要说是我说的,免的传出去外人生疑!”

  老蒋深感知己,又劝说了老内当家一番,告辞走出。田大瞎子送出来又说:

  “家去,也不要和俗儿闹,我不和她一样见识,她不过是受了那些人们的愚弄!西头吴大印家那个小闺女叫春儿的,我早就看着不是正经货,十七到八了,老是和我们小做活的芒种勾勾搭搭,结果叫她给挑着当了兵!”

  俗儿的状也没有告成功。她走到村边,正迎上高疤骑着一匹大红马,从城里回来,后面有七八匹马围随着他跑着,就像顺风飞来的一窝蜂。高疤气色不好,看见俗儿也没说话,只把手里的马鞭子一摆,就在她身边窜了过去。一个特务员,从马上跳下来,两手一卡俗儿的腰,抡起来放在马鞍上,手拉着缰绳,跟着高疤的马屁股,跑回村里去了。

  一见高疤回来了,子午镇街上的人们,吃了一惊:俗儿会拘魂念咒,怎么来的这样凑急?这一下子该着田大瞎子受受了。

  高疤在俗儿家院里下马,俗儿把他侍候到炕上。特务员们把马交给老乡去遛去饮,都到街上二丰馆去喝酒,街上的妇女儿童,也都躲回家去了。

  高疤靠在大红被垒上,用马鞭子敲打着裤脚上的尘土,气昂昂的一句话也不说。俗儿小心问:

  “你怎么了呀?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?”

  高疤把眼眉一拧说:

  “怎么啦?不许我回来?”

  俗儿轻轻推他一下说:

  “你看,谁敢不叫你回来啊?”

  听见姑爷回来,老蒋忙着屋里来,看势头不对,也只好坐在对面小凳上搭讪着抽烟,过了一会,高疤问他:

  “长仕庙来的那个道士走了没有?”

  老蒋说:

  “还没走,在咱那小西屋里给一个女人治病哩!”

  “什么病?”高疤随便的问。

  “肚里的病,”老蒋说,“正在那里揉哩。干么你找他?”

  “叫他来!”高疤说,“叫他给我摇一个卦!”

  老蒋去把道士领进屋里来,道士有五十多岁,大个头,胖胖的脸上,像涂着一层红油彩,见了高疤先弯身问好。高疤说:

  “听说你很灵验,你给我摇一卦,看我今年的运气到底怎么样?”

  道士说:

  “我这卦不摇,你写两个字儿吧!”

  “你不知道我不识字是怎么的!”高疤大声说。

  “啊!那你随便说两个字儿就行了。”道士赶紧笑着说。

  “受训!”高疤像吐出什么咬不动的东西一样狠狠的说。“啊,受训!”道士闭上眼睛,“就是受训教的那个训呀?”“什么他妈的受训教?”高疤恼了,“我教训别人行了,别人谁敢教训我?”

  “这两个字儿很好,高团长!”道士睁开眼睛大笑着说,“主你官运亨通!不到年底,有升师长的命儿哩!”

  老蒋也在一旁陪着笑儿,高疤把头一扭说:

  “亨通鸡巴!去你的吧!”

  道士刚要退出,高疤转过脸来问:

  “你看这地面上要落个什么结果?”

  道士想了一想说:

  “大乱之年,平安不了。”

  “你看这些队伍能存站的住吗?”高疤又问。

  “有你老人家在里边,怎么能存站不住哩?”道士说。“我不是他们里边的人!”高疤说,“你看日本人能站得住不?”

  道士看着高疤的气色说:

  “日本人灭亡中国,是活该有这么一劫!这一带的人,免不了血光之灾。吕正操、高庆山这些人,成不了气候,只能给老百姓招灾惹祸!有见识的人,得早些找自己的明路儿走!”

  高疤低头不语。老蒋乘机把田大瞎子那段话也说了。俗儿抢过来说:

  “我不爱听!什么王八狗日的话,一到你耳朵里,就成了圣旨。田大瞎子的话也听得?他是什么人,他早足着劲儿当汉奸哩。去你们的吧,天不早了,我们要睡觉了!”

  高疤又叫住道士问:

  “你这样大年纪,怎么养的这么好,老是红光满面的,有什么秘方儿吗?

  道士说:

  “没什么秘方儿,不过是从小童子身儿修行的罢了!”“你别打算我不知道,”俗儿笑着说,“整天价揉搓娘儿们的肚子,你还修行哩!”

  道士红着脸走出,老蒋唉唉了两声,也跟出去了。

  俗儿点灯铺炕,侍候高疤睡觉。她上身穿着一件小红袄,下身穿着宽腿黑棉裤。爬在炕上,给高疤扒下袜子来,笑着说:

  “骑了一天牲口,怪累了吧,这么不高兴,到底是为了什么呀?”

  高疤说:

  “司令部的命令,叫我去受训学习,你说叫人生气不生气?”

  “什么叫受训学习?”俗儿问。

  “说的好听:军事政治一大套。我看,不过是过河拆桥要把我踢磨出去!”

  “就你一个人,还是别人也去?”

  “人多了。成立一个军事队,一个政治队,还说是带职学习,学习得好,还可以高升。”

  “那也不错,去学学怕什么?”

  “你摸清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?我怕到那里把枪一下,毙了哩,前不久,高阳那里就毙了一个土匪头儿!”

  “我想不会那样,”俗儿笑着说,“那天,高翔讲的很好。”“不要光听他讲,”高疤说,“咱们底子不正,近来到高庆山那里反映我的,想也少不了。就往好里说吧,叫你学习,把你送到山沟里,吃砂子米睡凉炕,跑步爬山,站岗勤务,我白干了这些日子团长,又去受那个?”

  “不受苦中苦,难为人上人,”俗儿又说,“你从小不也是受苦出身?你看人家高庆山,说起来受的那苦更多哩!”“高庆山这个人,我摸不透!”高疤说,“按说,对待咱们也不错,就是脾气儿古怪。这些日子净叫我们开会,我、李锁、张大秋,谁后面也是跟着十几个人,他就只有一个小做活的,背着一枝破枪。那天我们三个团长议合了一下,说支队长走动起来,不够体面,和我们在一块,我们人多他人少,也不合人情。我们决定:一人送他两匹马,两个特务员,两把盒子。谁知给他送去了,他不收,还劝我们把勤杂人员减少减少,按编制先把政治工作人员配备起来。你看,这些共产党,有福也不知道享,生成受罪的命,和他们在一块干,有什么指望?”

  “你打算怎么样呢?”俗儿皱着眉问。

  “今儿个接到命令,叫文书给我念了一下,没听完,我就拉起马家来了!我不去学习,他们逼急了我,我不定把队伍拉到哪里去哩!”高疤说。

  “我劝你不要那样。”俗儿拍着高疤的腿说,“别人能学习,你就不能去?再说学点能耐,认识个字儿也好啊!”“认识字儿有鸡巴用?”高疤说,“我要有念书的命,从小就不干那个了!有胆打日本就算了,还要学什么习!”

  俗儿说:

  “你不去学习也好,要和人家好好商量。不要胡思乱想,人家跟你出来,都为的打日本,落个好名贴儿,你能把队伍拉到哪里去啊,跟着蒋介石往南边逃,还是投日本当汉奸?这两条道儿我看都走不得。”

  “那就脱衣裳睡觉!”高疤喊,“天大的事儿,明天再说!”